湖北体彩网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说首页 > 古言现言 > 祝你单身一辈子(秋意明竟)全本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全本章节完整全文阅读
祝你单身一辈子(秋意明竟)全本章节完整全文阅读

祝你单身一辈子(秋意明竟)全本章节完整全文阅读

主角是秋意明竟小说《祝你单身一辈子》全文完整版为大家提供祝你单身一辈子全文免费阅读:作为“四有青年”,明竟有钱有颜有高度有事业却没有对象,风水先生说要搬家才能招桃花。

3

举报
下载阅读

主角是秋意明竟小说《祝你单身一辈子》全文完整版为大家提供祝你单身一辈子全文免费阅读:作为“四有青年”,明竟有钱有颜有高度有事业却没有对象,风水先生说要搬家才能招桃花。

小说简介

作为“四有青年”,明竟有钱有颜有高度有事业却没有对象,风水先生说要搬家才能招桃花。
搬家的那天,他翻到一罐手折星星,这是高中时一位喜欢他的女同学被他拒绝后送给他的。
他拆开一颗,上面有清秀的字体:祝你单身一辈子。
把所有星星都拆开,都是同一句话。
这一刻,他总算明白自己单身多年的原因。

祝你单身一辈子免费阅读

第 2 章
秋意以前听说过大学毕业还是***是一件很丢脸的事,那时候她认为这个很毁三观。可今天这件事情落在自己身上,她突然有些身同感受。
在一个陌生的男医生面前承认自己是***本来没什么,但在一个曾经拒绝过自己的男同学面前,她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。
毕竟,这是间接证明了她没有魅力,他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。
只要这么想想,她的心就有些堵。
“这个问题不是看妇科才需要了解的吗?”秋意快速敛起自己没见过世面的表情,问。
明竟仍旧一本正经地说:“不一定,你脉细数,是肾阴虚的表现。造成肾阴虚的原因有很多种,其中房/事过度,耗精伤阴是原因之一,且多发于你这种年龄段。”
“……”
“没有。”这个问题不回答怕是不能翻篇,秋意只好目无表情地说。
“是没有性/生活还是没有房/事过度?”
明竟揪着这个问题不放,秋意气得想甩脸偏偏这人道貌岸然,让她师出无名,除了咬紧牙关明确答案,别无他法。
“没有性/生活。”
“清楚了,我现在根据你的情况给你开三天的中药进行调理,你吃完之后再过来复诊。当然,药不是万能的,你若想身体好,就要尽量改掉不良的生活习惯。”明竟一边敲打键盘一边谆谆教诲,宛若一个操心的长辈。
秋意本想反驳两句她工作性质决定了她的生活作息,但她忍住了,毕竟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间诊室是目前的明智之选。
再待下去,怕有暴露的危机。
明竟的动作很快,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“乱弹”一番后,便让秋意去一楼交钱取药。
秋意的视线快要黏在这双手上,离开的时候还有些不舍,多瞧了两眼才起身出去。
等走出诊室,把门带上,秋意才狠狠地呼了一口气。不过以防万一,她觉得还是去把名字改了比较稳妥。
她下到一楼,瞪走到缴费处才想起自己没有门诊卡也没有门诊号,拿什么去改资料?
不对,确切来说,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,刚才被明竟一搅和,她竟然把池安安给忘了。
她掏出手机,微信都懒得发了,直接拨了通语音电话过去。
这次,池安安马上接了起来。
“阿意,看完医生了吗?”池安安那声音已经讨好得不能再讨好了。
“给你两分钟时间解释清楚是怎么回事?否则这塑料姐妹做不下去。”秋意再意识不到这是池安安给自己挖的坑,那她活该被卖了。
“阿意,你别生气,你听我解释。”池安安慌了,气都不带喘地把“犯罪”事实供认出来。
原来,今天她家给她安排了相亲,对象是明竟。她本来对医生这种无聊的物种没兴趣,更何况是沉闷的中医。
她推不掉,就把秋意给推了出去。
“池安安,你真是专业坑闺蜜呀。你把我推出去当箭靶就算了,挂号时不应该用你的名字吗?”其它就算了,秋意现在在意的是明竟到底有没有认出她来。
池安安理所当然地说:“当然得用你的名字,要是你俩看对眼了,因为名字弄错而错失缘分,那不是很可惜吗?”
开玩笑,她跟明竟会错失缘分?他俩在八百年前已经有缘无分了好吗?
没听到秋意说话,池安安又问:“听说那个中医很帅,是不是呀?”
“这么好奇你怎么不自己来?”
“我知道错了,快告诉我,帅不帅,你看上了没有?”
“戴着口罩,跟蒙面超人一样,我哪知道他帅不帅。”秋意不想再讨论有关明竟的任何话题,问:“你给我办的门诊号是多少?”
“你要门诊号干嘛?那中医给你开药了?我也不记得了,反正就医实名制,你报下身份证号或者手机号,你的名字跟门诊号自然就出来。”池安安说。
秋意一听,小心脏忍不住抖了抖,顾不上继续□□池安安,说了句“我有事先这样”,就匆匆把电话挂掉,然后三步并两步地走到一楼的服务中心。
她心急如焚,逮了个工作人员就问:“请问一下,如果办理门诊卡时,身份证号填错了,名字是对的,门诊卡能办理成功吗?”
“不能的。”工作人员热情地回答她,“我们医院的系统跟公安系统联网,输入身份证号之后,对应的名字就自然出来,录入员只要核对患者填写的名字与系统自动生成的是否一致,就能辨别出患者的资料填写是否正确无误。所以,这方面,你可以放心。”
“……谢谢!”
她一点都不放心好吗?
秋意有些郁闷地走出医院,刚才工作人员说的话,明竟作为医生应该也清楚。为什么她刚刚说名字弄错的时候,他没有指正她呢?
难道他已经认出她了?如果认出她了,为什么要跟她一样装作不认识呢?
她脑子被绕得有些打结,索性不想了。明竟真认出她又怎么样?G市这么大,从她高三转学之后他们都没碰见,这次纯属偶然,以后也不会再遇见。
隔天,秋意跟团队十几个人一起去海南出差,做一场公益扶贫直播,帮助当地的农民销售农产品。
虽然已经九月,但海南比广东还热,一群人上山下海,回来的时候又是黑了一圈又是瘦了一圈。
从机场大厅出来,天边已经染上灰蓝色,傍晚的微风拂过脸颊,带着秋高气爽的温度跟气息,秋意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即使呼吸体验不佳,但她就是喜欢这股属于家的味道。
公司的车已经候在外头,一行人放好行李,陆续上车。
等车门一关上,司机陆哥没有立刻踩油门。他笑眯眯地转过身来,对大伙说:“下周日,南林酒家,大家早点到。”
这会儿众人才注意到陆哥的手上捏着一叠“红色炸弹”。
“陆哥,可以呀,找到第二春了。”
“我酸了酸了,你看陆哥都二婚了,我连女朋友都没有。”
“……”
瞬间,整个车厢闹哄哄的。
陆哥是公司里的老大哥,今年五十,别说“哥”了,让这群平均年龄二十五不到的年轻人喊自己一声“叔”都不过分。不过他老小孩的性格,年轻人玩的社交软件、手游等等,他一件不落,一直以来都能跟他们玩到一块去。
这群人开起玩笑来就没边,甚至连陆哥喜当爹都出来。
陆哥被闹得面红耳赤,把手上的喜帖往坐在最前面的秋意一塞,然后火急火燎地朝一车厢的人吼,“你们瞎说什么?不是我结婚,是我嫁女儿了。”
大家都清楚,陆哥性格虽闹,但是个纯情得不能再纯情得纯情BOY,他老婆当年生他女儿的时候难产走了,他一直守寡,又是爹又是娘地把女儿拉扯大,这些年多少人劝他续弦,多少人给他介绍对象,都在他这里吃了闭门羹。
陆哥在卖力解释,大伙就可得劲地继续逗他,秋意早已习惯了这个吵闹的团队,也不劝,恰好放在最上面的喜帖写着她的名字,她便翻了过来打开。
喜帖不是传统的红色,而是充满少女心的粉色,它的设计很新颖,看得出新人很用心。
秋意瞥了一眼婚礼的时间地点,便把喜帖收好。
这时,众人闹得差不多,陆哥坐正身体系好安全带,踩下油门离开。
虽然被围攻调侃,但人逢喜事精神爽,陆哥一路心情飞扬,主动谈及自己女儿跟女婿的情况,最后还化身操心老父亲,对一车厢未婚男女催婚。
本就是个年轻的团队,不是刚毕业就只工作了三两年,青春得很,催到最后,压力自然而然就落在了28岁的秋意身上。
“阿意,听陆哥一句劝,钱是赚不完的,人生大事还是得抓紧。”
秋意是一名T宝主播,主播名叫“火火”,上至直播间粉丝,下至公司员工都习惯喊她“火火”或者“火火姐”,但陆哥是个地道老广,典型的“广东亲切称呼体”,平时叫人就喜欢叫最后一个字,前面加一个“阿”。
秋意笑了笑,开玩笑地自嘲:“陆哥,男人无论是18还是88,都喜欢找18岁的卜卜脆,像我这种28的已经没人要了。”
此话一出,助理温馨马上拆台,“火火,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疼吗?就我知道的,被你拒绝的合作商大佬就有几个,算上我不知道的,简直不计其数。”
“哇哇哇……馨馨要爆料,吃瓜群众已经在前排围观。”
后面的人纷纷伸长脖子、竖起耳朵,准备洗耳恭听。
既然温馨已经说了个头,以免这群孩子私下脑补得不像样,秋意也就随她说了。
得到默许,温馨就开始噼里啪啦地说个不停,什么著名家电企业富二代继承人、某国际大牌的中国区高管、全村希望创一代,但凡有些苗头的,都被她添油加醋地谱写出一部又一部浪漫又虐心的追爱剧。
“馨馨,你怎么不早说?早知道这样,上次做豆浆机活动的时候,我就不用跟孙子似地跟对方要货要折扣。”
“是呀,馨馨,那回跟某国际大牌谈赠品,我都卑微到尘埃里去了。”
温馨哼哼两声,赏了两人一个大大的白眼,“你们都是托了火火的福才谈到这些的好吗?之前不告诉你们,就是不想你们对自己的工作能力自我否定。”
“……”
热热闹闹地又聊了一会儿,话题过去之后,车厢便安静下来了。毕竟折腾了几天,大家都累了,靠在椅背上闭眼休息。
“陆哥,前面路口把我放下吧。”秋意向前倾身,压低声音说。
“好。”陆哥应了一声,问:“回爸妈家?”
秋意笑着点头,“是的。”
五分钟后,她下了车,拉着行李箱往老小区里面走。
回到家,掏出钥匙开了门,预料中的饭菜香味没有飘出来,她往里头一探,就看到秋惠民戴着老花镜在看报纸。
察觉到门口的动静,他也只是抬了抬头,有气无力地说了句,“回来了?”
???
“老豆,你怎么了?”秋意把行李箱搁在玄关,换了拖鞋往里面走,“我妈这次去了小姨家,你放飞自我,爽得连饭都不做了?”
“我哪儿爽了?”秋意这句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,意外地激起秋惠民的情绪,他把报纸往边上一扔,气汹汹地抬眸盯着她。
秋意一脸莫名其妙。
在两人视线对上的那一刻,原本炸毛的狮子突然红了眼,表情以肉眼的速度变得委屈,再次开口的时候,声音都哽咽了,“囡囡,我好想你妈呀!”
秋意:“……”

祝你单身一辈子全文阅读

第 3 章
“我跟你妈三十年了,从没有分开过这么长时间,晚上睡觉抱着她的枕头,闻着她的气味才能入睡。”
“……”秋意瞪着一双大眼睛,瞧着眼前一双手臂满是纹身的老秋哭得不能自已,一时被震撼得不知该如何反应。
秋意曾经听她小姨说过她父母年轻时的恋爱故事,据说他们是乖乖女跟古惑仔的组合,两人一见钟情,迅速醉入爱河,恋爱三个月后决定结婚,也理所当然遭到了她外公外婆的反对。但商玲珑铁了心要嫁给秋惠民,把户口本从家里偷了出来跟他去领证。此后,秋惠民对商玲珑更加珍惜,金盆洗手,脚踏实地找正经的工作,但没文化只能在早餐打工,但他偷偷学了一年的本领,然后自己开了一家肠粉店。
小姨当初跟秋意说的那番话话,她是不信的,因为在她的印象里,父母一直是互相嫌弃的。
老秋嫌弃玲珑啰嗦,屁大点的事情能反反复复说个不停。玲珑看不惯老秋没文化还装得跟市/委/书/记一样,天天跟早餐店的食客侃,上至国际形势,下至民生物价,比从机关里退休的老街坊还能吹。
但今天,她好像信了。
看着失落又沧桑的老秋,秋意这天晚上没好意思让他做饭,但也不能让自己把厨房给烧了,于是叫了外卖。
饱餐一顿之后,老秋心情平复了许多。
第一次在女儿面前流马尿,何况他年轻时还是小混混,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,他担心秋意追问让他尴尬,就先发制人,摆出老父亲的架势,说:“囡囡,老豆不是催婚,只不过你28都没谈过一次恋爱,没有享受过恋爱的甜蜜,实在有些遗憾。”
在催找对象这件事情上,老秋的态度比商玲珑好太多了。礼尚往来,秋意的反应也温和许多,神秘兮兮地说:“爸,其实我以前谈过恋爱,但分了。”
老秋一听,斜了她一眼,就差在额头凿上“不信”两字,扔下一句“你这吹牛逼的毛病到底是遗传了谁”,就起身去洗澡。
秋意:“……”可不就是得到你老人家真传了吗?
虽然被老秋鄙视,但秋意还是一个有良心的孝顺女,这天晚上留在家里睡觉,因为放心不下快要变成“望妻石”的老父亲。
秋意第二天晚上有直播,她如常起来洗漱化妆穿衣服,打算回公司做直播前的准备。
等她把自己收拾好,老秋回来了,手里拎着南林酒家的袋子,嘴里哼着张学友的《有个人》。
“同行共创造时势运气
相识一天算起
我敢担起各样危机
有背后人是你
同行共领会人世道理
假使一天不再飞
到公园中散步年纪
有结伴人是你”
老秋春风得意得好像昨晚那条丧家犬只是秋意的错觉,不过不得不承认,老秋这翻版张学友嗓音,的确很勾人,对年轻时的纯情少女商玲珑,更是致命一击。
“囡囡,老豆给你打包了虾饺干蒸排骨凤爪。”老秋边喊边转身,一看见秋意身上穿得吊带裙,他眉头紧皱,声音也粗了两分,“你直播的时候可不能穿成这样。”
“老豆,我知道啦!”秋意解释道:“我刚从海南回来,那边那么热,不是吊带裙就是吊带衫,今晚直播的时候肯定不穿这一套。”
老秋听着,眉头舒缓过来,朝她摆摆手,“不是赶着出门吗?快点过来吃。”
“好的。”已经几个月没去南林喝早茶,秋意对他家的点心也是馋得很,屁/股还没粘上椅子,就徒手抓了个虾饺往嘴里塞。
虾肉的爽脆夹杂着麻油春笋的香味,充斥着整个口腔,一只虾饺下肚,秋意还不满足,接过老秋递过来的筷子又夹起一只,但往嘴里送之前,没忘了问他,“老豆,你今天心情好像很不错?”
“还……行。”老秋极力控制自己上扬的唇角,假装云淡风轻地说:“你妈子说明天回来。”
难怪了……秋意故意问:“那今晚不需要我陪你了?”
“我一个大男人哪里需要你陪了?”老秋吹鼻子瞪眼掩饰自己的难为情,“你等会上班的时候把行李拎走,今晚不要再回来了。”
“当然不回来了。”秋意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,“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妈子去了小姨那一个星期,你俩五年多没见面,我当然不会那么不懂事当高瓦电灯泡。”
“行了,赶紧吃完去上班。”老秋被说得老脸一红,直接用一只凤爪堵住秋意的嘴。
吃过早餐之后,秋意就出门了,想着时间还早,她索性先回公寓换衣服然后再回公司,免得中午吃完饭又跑一趟。
秋意住的公寓是位于G市新城市中心的高端一线江景楼盘——写意阁,无论白昼黑日,源远流长的江面、高楼耸立的现代化标志性建筑都能勾出一副又一副美景。
这套房子是她17年年底时购入的,当时一平方已经去到10万,两百多平的房子让她把过去一年多当主播所赚的钱全投***了。
她本来是打算跟父母一起住,但老秋跟玲珑守着开了二十多年的肠粉店,说搬过来不方便早起开店。她劝了几回没成功,就作罢了。
房子虽大,但她一年到头只有一半日子呆在这里,而且呆在家里的多数时间都是睡觉,倒不会觉得***。
写意阁都是一梯两户的设计,秋意搭乘电梯到了26楼,刚走出去就听到有人在说话。
她走近一看,发现对门开了,门口还堆着箱子跟家具。
秋意在这里住了一年多,对门从来都是大门紧闭,现在这样子,应该是有人搬进来。
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,她正琢磨着要不要去打个招呼,就听到屋内传出一道女声,“师傅,麻烦你们轻拿轻放,别把我家宝贝的几箱东西碰坏了。”
宝贝?好奇心使然,秋意朝里面张望了一下,就看到一位穿着优雅的女人正在指导工人摆放家具。
女人侧对着秋意,她只看到对方的侧脸,但不难从她的侧脸跟气质判断出来,她年龄跟商玲珑差不多,但保养比商玲珑好上太多了。而她的举手投足,一看就知道是个优雅的富婆。
富婆一副心思都放在里面,并没有察觉到外面有人。
秋意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,从富婆那一声声饱含爱意的“宝贝”以及充满宠溺的眼神当中,已经推断出这个“宝贝”肯定是个年轻的美男子。
她突然觉得自己真应该努力赚更多的钱,即使将来年老色衰,也可以包养几个“宝贝”哄自己开心。
等秋意换好衣服再次出门时,对门还忙得热火朝天,她也不打算去跟富婆打招呼了。毕竟,包养鸭鸭的人一般都不想跟邻居有过多接触。
回到公司,她就开始熟悉今晚直播产品的资料。
秋意的记忆力很不错,要不然当年高三转学后冒险从化学班转到历史班,她仍能在高考逆袭。
她闭关了一个早上,直至中午,温馨给她送午餐进来,“火火,趁热吃。”
说完,温馨转身出去,却被秋意给叫住了,“温馨,我给你看点东西。”
“什么东西呀?”温馨莫名觉得这东西应该很神秘,让她有些兴奋。
秋意在电脑上打开网盘,然后找了一张照片出来,问:“你觉得这个女孩怎么样?”
温馨弯下身,就看到一张女学生的照片,她穿着校服,留着齐刘海波波头,带着一副黑框眼镜,五官长得不错,就是被发型跟眼镜给遮掩了。
“挺清纯的,这是要招进我们团队吗?还穿着校服,是高中毕业吗?学历会不会太低了?”温馨说。
秋意没有回答温馨的问题,抬起头盯着她看,看得温馨都有些发毛了,“火火,怎……么……了?”
“你没看出这个女孩就是我吗?”秋意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电脑屏幕中的图片。
“什么?”温馨尖叫,看了看秋意,又看了看照片,几个来回之后,她弱弱地问:“火火,求整容医院地址。”
“大学呀,你可以回炉重造。”秋意唇角上扬地说。
她心情愉悦起来,不是因为自己变漂亮,而是因为温馨没把她高中的照片跟现在的自己对上号。
这几天她一静下来就有些不安,老纠结明竟是否认出自己,所以索性把高中的照片拿出来让温馨认认。
“大学这所美容院再厉害,也不会变得让人认不出来。”温馨不死心,端着秋意的脸跟屏幕对比了半天,才终于说:“细看这个高中生还真的是你,五官没变,但摘了眼镜跟换了发型,再上了妆,的确让人认不出来。别说我眼拙,你以前的同学走在路上也未必认得出你。”
温馨最后一句话让秋意悬着的心放到了肚子里,这天晚上直播时的心情都特别雀跃,粉丝都在评论问她是不是遇到什么喜事了。
直播结束,晚上回到家已经接近凌晨一点,秋意卸了妆洗了澡就蒙头大睡。
这一晚睡得还不错,至少没有醒来再难以入睡的情况,所以她第二天比平时起得也早些。
昨天吃了一顿点心就撩起她的早茶瘾,秋意起来收拾好自己之后便出门,她打算去公司的路上喝个短暂的早茶解解馋。
她换上高跟鞋,拉开大门的那一瞬间就听到对门也被拉开了。
她抬头一看,只见一个男人站在对面。
男人穿着白衬衫黑西裤,她偷偷打量了一下,剪裁得体,衣料上盛。最关键的是他的身材很好,典型的黑白配也没半点房产中介的味道。
秋意的视线略过男人的脸,跟昨天的白大褂形象相比,此刻摘掉口罩露出英俊脸庞的他,更让人赏心悦目。
难怪前些天那个富婆这么宝贝,有颜有高度有身材有学识的鸭鸭,换她也宝贝。

小说推荐

不知不觉今日美文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!感谢每位可爱的小伙伴。喜欢的书友赶紧收藏哦!

相关小说

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下载广告
江西快3 娱网棋牌 博远棋牌| 棋牌下载| 浙江11选5| 娱网棋牌| 博雅棋牌| 金博棋牌| 金博棋牌| 冠通棋牌| 浙江11选5| 金博棋牌| 冠通棋牌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