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体彩网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说首页 > 古言现言 > 祝你单身一辈子(秋意明竟)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祝你单身一辈子(秋意明竟)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
祝你单身一辈子(秋意明竟)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
秋意明竟小说——祝你单身一辈子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,蜜雨恬言著,《祝你单身一辈子》精彩预览:玲巧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,秋意已经挂上号,同时墨镜跟口罩也摘了。她满意地笑了笑:“阿意,这就对了。

3

举报
下载阅读

秋意明竟小说——祝你单身一辈子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,蜜雨恬言著,《祝你单身一辈子》精彩预览:玲巧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,秋意已经挂上号,同时墨镜跟口罩也摘了。她满意地笑了笑:“阿意,这就对了,等会小明看到你这张漂亮的脸,肯定喜欢。”

小说简介

玲巧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,秋意已经挂上号,同时墨镜跟口罩也摘了。她满意地笑了笑:“阿意,这就对了,等会小明看到你这张漂亮的脸,肯定喜欢。”

祝你单身一辈子全文阅读

第 12 章
玲巧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,秋意已经挂上号,同时墨镜跟口罩也摘了。她满意地笑了笑:“阿意,这就对了,等会小明看到你这张漂亮的脸,肯定喜欢。”
“……”你误会了,只是我已经被不想让他看到的人已经看到了,所以没必要闷在口罩里。
“走吧,等你你跟我一起进诊室。”
一个小时后,秋意跟玲巧从医院出来。
玲巧的脸色非常不好。
一坐上车,她就岔岔地说:“你妈真是专业坑闺女,再着急也不能对方是个男人就把你推出去。别说你不愿意了,我作为小姨都不愿意。啤酒肚、秃顶、身高还不够一米七,你妈真是眼瞎了才说他一表人才。”
“小姨,你别气了。”秋意乐呵呵地笑道:“没关系,反正不是第一次这样。在师奶眼里的一表人才,打个一折都多。”
玲巧:“……”
秋意不想听玲珑唠叨,借口公司突然有事要回去一趟,把玲巧送回肠粉店的街口,掉头就回了写意阁。
玲珑一见到玲巧回来,忙不迭就迎上去问:“怎么样,怎么样?”
玲巧没好气地瞪了玲珑一眼,说:“姐,你怎么能把那样的男人介绍给阿意。他人品怎么样我不知道,但外形实在太差了,哪点都配不上阿意。”
“差?怎么可能会差?”玲珑一脸冤枉,“你不信问问老秋,他自认为比张学友还要帅的,都说小明比他帅。”
“没有,姐夫比他帅多了。”
“不可能,你想在我家住多久就住多久,别因为这个拍你姐夫的马屁。”
“我没有拍马屁,是那个小明的确太差了。”
“你老说他差,到底哪里差了?”
两姐妹一番对峙之后才发现,她们刚才的那一番争论是鸡同鸭讲,因为此“萧明”非彼“小明”,两人说的压根儿不是同一个人。
“唉……要不算了,这样也见不上面,说明他们没缘分。”玲珑泄气地说。
玲巧可不同意,“姐,如果那小明真像你说得这么好,我们还是得找机会让他们见面。缘分有时就这么回事,不争取一下也就没了。”
玲珑:“哪里还有机会?你外甥女不是好糊弄的,这次被我们骗过去,下次是不可能再被蒙了。”
玲巧思忖了一下,说:“我有个主意。”
秋意回到家时将近十点,现在吃饭太早,她正想睡个迟到的回笼觉,池安安的微信来了。
【安安:明天有没有时间去试伴娘礼服?】
【秋意:明天不行,今天可以吗?我今天放假。】
【安安:明天很多新货到,到时候选择多,要不过几天你休假再过去试,我有空就陪你一起去,没空就你自己去,反正款式任挑,价格不设上限。】
【秋意:我挑一件差不多的就行了,虽然不用我给钱,我也不能让你大出血。】
【安安:不行,在你喜欢的款式当中挑最贵的,反正是纪远结账,可不能便宜了他。】
【秋意:……这样坑他,你确定自己是他的老婆吗?】
【安安:塑料夫妻,现在不花他的钱难道等离婚的时候再花吗?不过你也不能挑太漂亮的,好歹是我第一次结婚,你不能把我的风头给抢了。】
【秋意:……看来你已经做好结第二次婚的打算了。】
【安安:对哒!我已经对得到一大笔离婚财产的那天充满的期待。】
【秋意:……】
池安安中午要跟纪远回纪家吃饭,两人聊了没多久就结束微信。
秋意看了眼时间,现在叫外卖时间差不多,于是点开APP,这时玲珑的电话就来了。
“你等会回家吃午饭。”玲珑直接命令道。
秋意担心一回去玲珑就在她面前极力SELL萧明,她本能拒绝,“我难得休假,想好好睡一觉。”
玲珑:“你不说自己公司有急事吗?呵呵……难得休假,也不回家陪陪父母,你这个不孝女,真是生块叉烧好过生你。”
秋意:“……”一不小心忘了自己撒过的谎了。
不孝女秋意认命下楼开车回家。
“妈子,你夺命CALL把我喊回来,就给我吃外卖?”秋意看着一桌子的菜,烧鹅、叉烧、卤水、手撕鸡,哪样都是从烧腊店里打包回来的。
玲珑哼哼两声,“我跟你老豆辛辛苦苦工作到十一点半,你回来有饭吃就很不错了,嫌三嫌四的,你不想吃外卖就吃青菜跟白饭,青菜是你爸炒的、白饭也是他煮的。”
秋意夹了一条青菜,说:“你俩年纪也不小了,要不把肠粉店关了吧,享享清福。”
“关了?我们又不是国家单位退休,就那点退休金,吃饭都不够。”老秋一脸不同意。
秋意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玲珑一眼,说:“你俩就别装了,我还没找你们算账,从小到大在我面前装得我们家穷得快要连饭都吃不上。你们都不知道,我曾经因为这个很自卑。”
“……我们……我们哪里有钱了?你不是不知道我们就是卖肠粉的……”
老秋试图辩解,但秋意直接戳穿他,“东叔都跟我说了,你们在G市有三套商品房、两栋自建房,自建房还准备拆迁。”
老秋、玲珑:“……”
“囡囡……”老秋怯怯地喊了秋意一声,“其实老豆妈子也不是存心瞒着你,只是不想你从小养成铺张浪费的坏习惯。”
秋意一记眼风扫过去,“不想我养成铺张浪费的坏习惯这个我可以接受,那为什么高三那年,你们为了奖学金让我转学去慧中?你知不知道让一个高三学生转学,是一件多么冒险的事情?”
秋意越说,就越觉得委屈,情绪跟语气也不好。
“这是因为……”玲珑欲想解释,却被老秋在桌子底下拉住了,他把责任揽了下来,“囡囡,是老豆不好,见钱眼开,你原谅我好不好?”
看到老秋这么低声下气,秋意也不好过,心里的委屈顿时消散不少。再说了,当年要是她死活不同意转学,他们也不可能绑着她去,归根到底就是她自己想去,因为想避开明竟。
玲巧趁机当和事佬,说:“阿意,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,你就别气了。再说,如果你当年留在G中,也未必考得上师大这么好的学校。”
被玲巧这么一说,秋意心里的气也差不多没了。的确,当年在G中,她为了追随明竟,X科跟着他选了并不拔尖的化学。后来,转去慧中后,她重新选了她擅长的历史,成绩才提了上去。
“好啦好啦,我们赶紧吃饭,吃完饭还有重要的事情商量。”玲巧看秋意的脸色缓了下来,立马转移话题。
果然,秋意马上被带偏,问:“什么重要的事情?”
玲巧笑着说:“***嘿……你爸妈要举行结婚三十周年庆祝会。”
秋意愕然地看向老秋跟玲珑,“……真的吗?”老两口越来越浪漫,越来越会玩了?
“真的。”老秋点头,说:“你也知道,当年你妈子嫁给我的时候,一来你外公外婆不同意,二来我也没什么钱,她就这样跟我去领了证就算结婚。下个月是我们结婚三十周年纪念日,不都说人要有仪式感吗?我想趁这个机会补一个婚礼给你妈子。”
老秋说得真情实意,一向泼辣的玲珑听着很感动,但当着别人的面又有些难为情。她不好意思说话,垂着头红着脸,安安静静地宛若一个小媳妇。
秋意突然好羡慕玲珑,这辈子嫁给老秋,真是夫复何求啊!
“好啊,婚礼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,钱由我来出。”秋意说。
“不用。”老秋摆手,“我们有……钱。”想起自己装穷理亏,他气势瞬间弱了下去。
秋意也不勉强,说:“反正难得办一次,你们不够就跟我要。”
大事商量完毕,秋意吃过午饭就回写意阁去了。
大门刚带上,玲巧就问:“姐,姐夫,其实你们当年把阿意从G中转到慧中,另有隐情是不是?”
“是啊!”玲巧点头叹气,“我们是没怎么读过书,但又不是傻的。”
原来,当年秋意跟明竟表白被拒之后,她周日放假在家叠星星,一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碎碎念为什么不喜欢我云云之类的。
玲巧那天有东西落在家里回去拿,就瞧见了这一幕。
她年轻过,这种情形不用问,肯定是失恋了。害怕伤害秋意的自尊心,她假装不知道。可接下来一段时间,秋意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,安静得让她害怕,恰好慧中想挖优质生,就以奖学金为由,让她转学过去了。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玲巧顿了一下,又问:“你们觉得有没有可能,阿意对这个男同学念念不忘,所以这些年一直没找男朋友,她肯定是不缺人追的。”
玲珑:“我们当然有怀疑过,可她不找,我们也没办法。”
“哼……都怪那个有眼不识泰山的臭小子,我囡囡这么漂亮这么聪明都看不上。如果哪天让我看见他,看我揍不揍他?”
秋意完全不知道自己当年的青春憾事被父母知道,她回到写意阁就补觉。
这一觉,她本打算睡到饿醒为止,可七点不到,她就被咳醒了。
入秋以来天气干燥,她说话又多,喉咙经常不***,含了咽喉片之后会***一些,但今天中午吃了很多烧腊,等于火上浇油。她已经提前吃了降火丸,但还是压不住烧腊的火。
她爬起来,喝了水又含了咽喉片,喉咙还是觉得有东西咯着。
明晚要直播,她不敢大意,换了衣服就下楼买药。
电梯在缓缓上升,她站在电梯厅,盯着数字一下又一下地往上跳。
等数字去到26的时候,“叮”的一声,电梯门打开,她仰着的头收回,然后看到明竟站在自己面前。
“……”真是哪哪都能碰上。
跟她一脸愕然夹杂着不自在不同,明竟一看到她就笑容温和,“出去?”
“嗯。”秋意点了点头,说:“下去买点药。”
“不***?”他的眉头明显一皱。
“喉咙有些不***。”秋意说着就往里面跨,“我先下去了,免得耽误别人用电梯。”
秋意的左脚刚踏进电梯厢,明竟的长脚就往外面抬。
突然,秋意觉得自己的手腕一热。
低头一看,只见一双男人漂亮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,不等她反应过来,他已经拉着她出了电梯。
“我摸摸。”他的手指一转,拇指抵住腕背,四指捏住了脉搏。
明明知道他在给自己把脉,可秋意的脑子还是跑起了火车,呜呜呜……不怪她,说号脉不行吗?偏要说什么“摸摸”,让人浮想联翩。
眼前的电梯门轻轻一声“嘭”地关上了,她觉得她的心随着电梯共振起来,也“嘭”地一声被推到了。
她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,也不敢抬头看他的样子,垂着头,一直盯着他的那双手上。
这手实在是太太太好看了,要是哪天,她能摸一摸就很不错。
“好了,你现在先回家躺着,我半个小时后把药送过去。”明竟的声音把神游的秋意给拉了回来。
“什么?”她抬起头,一脸懵逼地看着他。
平时她面对他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刺猬样,这样萌萌傻傻的样子,真是让人想念。
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,像是哄小孩一样道:“我现在回家给你熬药,保证明天起来嗓子就***了。”
“哦。”秋意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摸头杀,脑子都短路了,根本忘了自己应该拒绝。
秋意回到家后,整个人都傻傻的,一会儿摸摸他号脉的地方,一会儿摸摸自己的发顶,偶尔傻笑,偶尔害羞得把头埋进抱枕里。
半个小时候后,她家的门铃响了起来。
她马上从沙发上弹起,直接冲去开门。
“怎么不穿鞋,地板凉。”明竟一开口就说,语气有点像大人教训小孩。
“……”秋意羞涩地抓了抓头发,“一时情急忘了,不好意思让你等太久。”
“天气越来越凉了,下次记得穿鞋。”他似乎笑了一下,声音也缓了下来,道:“下次别急,我会等你,多久都等。”
妈呀呀……又来了,她那颗老少女心真的要撑不住了。
“谢谢你。”秋意别开眼神,抬手就去接他手中的盘子,以转移自己的尴尬。
“不客气。”明竟把盘子放开,交代道:“等会吃完饭喝完药就早点睡觉,休息好了,比什么药都强。”
秋意这才留意到盘子里面不仅仅有一碗中药,还有一碗饭,上面铺着清蒸瘦肉还有几条青菜。看着清汤寡水,却至简得勾起人的食欲。
“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?”
“都下去买药了,肯定没叫外卖,不然就让人顺便跑腿了。还有。你一看就不像会做饭的人。”
“……我还真不会……做。”秋意羞赫地说。
“没关系。”明竟弯了弯唇,道:“我会做就好。”
秋意:“……”别再说了,她是被直播界耽误了的言情大作家,脑补能力超强的。
直至把盘子放在餐桌上,秋意拉开椅子坐了下来,她整个人都还是飘的。她承认,自己功力太差,又被鸭鸭给撩到了。
啊啊啊啊啊啊……阔别多年,初恋比当年更好看也更温柔了,她好喜欢,她好可以,啊啊啊啊啊啊……她要SHI了。
“叮”的一声,手机响了。
她点开一看,是微信。
【明医生:别再用脑子,赶紧吃饭喝药睡觉。】
……秋意环顾了四周一下,这人有穿墙眼?

祝你单身一辈子免费阅读

第 13 章
这天晚上,秋意觉得梦幻美好得几近完美,除了那一碗又黑又苦的中药。
明竟再怎么甜,她也不可能把苦药吃成甜药,强迫着自己吞下半碗后,她放弃了。
一整晚,她没有再被咳醒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
看来明教授也不是浪得虚名,只半碗就功效十足,简直用实力证明了事半功倍这句话。
今天起得早,出门的时间也相对早了。
秋意站在玄关处照了半天的镜子,确定自己从上到下挑不出错之后,她才满意地拎起包。但是,当手搭在门把手的时候,她又犹豫了。
她现在的心情很矛盾,这个时间点应该比较容易碰见明竟,但既想见到他,又害怕跟他见面。
在门前忐忑了一分钟,她终于鼓起勇气推开大门。
“呜……”的一声,她发现门外好像有东西挡住了大门。
她把头伸出去一看,只见一个A4纸那么大的胶箱被门推出一段距离。走近一看,上面又出现跟上次字迹一模一样的便利贴。
箱子里面有两瓶秋梨膏,以后每天喝两次,一次一汤匙。这种天气喝既可以去燥润肺,又可以保护嗓子。
同样没有署名,但她同样知道是谁。
她的唇角忍不住翘了起来,伸手打开胶箱,果然看到两玻璃瓶黄褐色的浓稠膏液。她把其中一瓶装进包包里,再把另一瓶连同胶箱一起放回屋内。
回到公司,温馨照例问她:“火火,今天喝枸杞菊花茶还是咖啡?”
“不需要了。”秋意从包包里面拿出秋梨膏,说:“我从今天开始喝秋梨膏。”
温馨瞧见瓶子上面没有任何标签,于是凑过去问:“这是私房美食卖的吗?最近天气特别干燥,我也想喝秋梨膏,把它的卖家推给我吧。”
“……”
推给她没有问题,就是不知道商家接不接你的生意。秋意翻出手机,随便把之前加的一家私房美食推给温馨,“你自己去买吧。”
温馨出去之后,秋意给自己美美地冲了一杯秋梨膏茶。
被梨茶滋润过的喉咙,果然特别***。只不过,这茶不是有去燥的效果吗?怎么她觉得越喝,身体越热呀!
真是心情澎湃。
秋意高昂的情绪一直持续到再一次休假。
这天,她早上十点钟出门,开车去礼服店挑池安安婚礼上的伴娘礼服。
池安安还在国外拍婚纱照没回来,秋意今天就一个人去。
由于池安安事先跟礼服店打过招呼,秋意一进门就受到了最热情的招待。
“秋小姐,前几天我们店进了一批最新款的礼服,我现在带您过去挑。”工作人员笑脸洋溢,宛若秋意头上凿了“我很有钱”四个字。
“有劳了。”秋意笑了笑。
果然是纪家的准媳妇,池安安的败家程度相对以前又提升了几个LEVEL,一排礼服过去,都是她在杂志上看过的超大牌。
秋意挑了一条香槟色的一字肩长裙,无论颜色跟款式都不会特别出挑,避免抢了新娘子的风头。
“我试试这条。”
“好。”工作人员把礼服拿下来,送到试衣间之后对秋意说:“我在外面候着,有事你可以叫我。”
说着,工作人员出去,秋意开始换裙子。
因为知道今天穿要礼服,她提前穿了***/垫,一路试穿下来还挺顺利的,就是最后关头的拉链,她拉了一半没拉上去。
“***,可以进来帮我拉一下拉链吗?”秋意朝一帘之外求救。
可她的求救没有得到回应,她又喊了几声后,帘子终于被撩开,她后背的拉链被捏住,然后往上一提。
“谢谢你!”
“不客气。”
“……”怎么***的声音变了?
秋意抬头一看,只见镜子里,有一个优雅的女人正站在她后面。
她穿着一条枣红色的礼服,虽然上了年纪,但她皮肤的弹性不错,肤色又白,完全能驾驭枣红色。
“不……不好意思,我以为……是工作人员。”秋意没想到自己这么不争气,在富婆面前说话竟然打结了,活像个受气的妾。
程韵看着镜子中秀色可餐的女人,真诚地赞美道:“你长得真漂亮,身材也好,不过分夸张,该长肉的地方长肉,该瘦的地方也没有赘肉。”
就她现在想包养明竟的心思,秋意觉得她跟富婆可以说是情敌了。
大概是女人都喜欢听好话,富婆几句糖衣炮弹就把她给收买了,她对她都敌意不起来,还礼尚往来地说:“你也很漂亮,特别有气质,看上去特别年轻。”
“年轻?”程韵笑出声来,问:“那你觉得我多少岁了?”
“……大概跟我妈差不多,五十……出头?”秋意伸出五只手指。
“我看上去都五十出头了,怎么可能还年轻?”
“……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,你看上去就是三四十,我说你五十出头,是那种沉淀的气质。”秋意觉得自己都解释不清楚了。
“好了,我逗你玩而已。”程韵哈哈大笑起来。
秋意:“……你没误会我就好。”
“没误会。”程韵越看眼前的年轻人越喜欢,说:“你身材这么好,老公以后可有福气了。不过,阿姨也跟你说句真心话,女人结婚后也不能松懈,一定要管理好自己的身材,这样……”她突然迷之一笑,暧昧道:“到了五十多岁的时候,男人还是对你欲罢不能,对你爱得不行。”
“……”
一刹那,秋意满脑子都是明竟对富婆的……欲!罢!不!能!
自打从礼服店回来之后,秋意整个人down得不行。
在此之前,她以为自己跟富婆之间是财富的差距,但得知明竟对富婆欲罢不能之后,她想他除了爱富婆的钱,也爱富婆的人。
当天晚上睡到半夜,她喉咙发痒,人又被咳醒了。
她爬起来,惯性去找秋梨膏冲水喝,可刚摸到罐子,手就缩了回来,转头去备用药箱里面找咽炎片。
咽炎片的效果不好,秋意一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第二天六点一刻就爬起来,收拾好自己时已经接近七点。她从抽屉里面翻出社保卡,打算去附近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点药。
临出门前,她又倒回去,把那罐秋梨膏带上,坐电梯前把它扔到公共垃圾桶里面。
明竟早上出门等电梯时,恰好清洁阿姨在收拾垃圾。她把垃圾盖打开的那一瞬间,他不经意瞥到了一个熟悉的玻璃储物罐。
……真是女人心,海底针。
秋意去得早,等拿完药还能准时回到公司。
温馨看到她手中的药就问:“火火你生病了?”
秋意点头:“***病,咽喉炎发作。”
“吃了那个秋梨膏没效果吗?”
秋意瞥了一眼搁在显示器旁的秋梨膏,对温馨说:“没效果,你等会出去直接帮我扔掉。”
“扔掉这么浪费,能给我喝吗?”
“……随便你。”
晚上直播前,秋意收到明竟发过来的微信。
【明医生:你咽喉好点了吗?我明天熬秋梨膏,需要给你再多熬两瓶吗?】
秋意现在讨厌死他这种友达以上的暧昧关心,她把手机扔一旁,假装没收到。
明竟等了半天没等到回复,点开纪远的对话框,问他今晚的聚会在哪里。
今晚是纪远的告别单身派对,在G市最豪华的会所的顶级包厢里。
明竟去到的时候,包厢内的人已经玩疯了。
夹杂着酒味跟烟味的空气、男人跟穿着暴/露的女人喝酒调情甚至接吻抚摸,乌烟瘴气得明竟眉头直皱。
纪远一看到他来了,立刻站起来去迎接,抬手搂着他往里面走,生怕迟一步,他这个发小就要跑掉。
两人进了里面的一个小房间,把门关上,空气也变得清新一些。
“你不是要结婚了吗?再搞这些不合适。”明竟面无表情地说。
纪远知道他指的是外面的女人,他说:“都把大家叫出来玩,肯定要尽兴,那些女人是给他们准备的。我真要干点什么,那些女人我还看不上。”
明竟嗤笑道:“既然还没收心,为什么还要结婚?为难自己,也祸害别人。”
纪远知道自己这个根正苗红的兄弟又要说教了,他连忙道:“我可没有祸害池安安,我这是在帮她,确切来说,我们是互相帮助,反正联姻都是这样。”
“呵……”明竟非常不屑地看了纪远一眼。
“喂……你这是什么眼神?”纪远有些吃味地说:“你现在给池安安抱打不平,该不会是后悔了吧?”
“我后悔什么?”
“当然是后悔拒绝池安安,还能有什么?”
明竟脸色一沉,说:“我连你的池安安是谁都不知道,你这醋的对象吃错了吧?”
“谁……谁说我吃醋了?”纪远暴躁了,“我俩是合约婚姻,说好婚后各玩各,开玩笑,我怎么会吃她的醋?还有,你真不记得池安安是谁吗?”
“我应该记得?”
纪远这下懵了,“那她怎么说上个月月初去你那儿看诊当相亲的呢?”
“看诊?相亲?”
明竟想起某个说自己名字弄错的患者,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。
“不认识。”明竟懒得在这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上面浪费时间,他问:“你说……一个女人突然生气暴躁、翻脸不认人会有什么原因?”
纪远一听,挑了挑眉,一副好事者的表情,道:“哎呦呦,这还是我第一次从你嘴里听到“女人”两个字。这是我们的老铁树开花,有情况了?”
明竟脸色毫无波澜,说:“这是医学临床研究。”
“……你别唬我,你作为附属中医院历史以来最年轻的教授,临床研究要问我一个门外汉?再说了,你都快三十了,没闻过女人香,憋久了人会憋坏的,这点你肯定比我更清楚。”纪远明显不信。
“谁说我没闻过女人香了?”明竟斜了他一眼,说。
纪远笑,“这么说你闻过,那你告诉我,女人香是什么味道的?”
“奶香味。”
“嘁。”纪远鄙夷,“你以为女人有奶就奶香味了?我告诉你,女人本来没味道,有也只是香水味。”
“那是你孤陋寡闻,根本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女人。”
在女人的问题上被如此评价,纪远不可能服气,“我小学就初恋了,谈过多少个女人,我自己都记不清了,你说我孤陋寡闻?”
“你一向重量不重质。”
“……”纪远觉得自己是脑子进水了才邀请明竟这个老古董来参加单身派对,他再呆下去,自己迟到被气死,现在只想赶紧把他轰走,于是说:“女人突然生气暴躁翻脸不认人就只有一个原因,就是你太久没有搞她了。我用我的实战经验告诉你,女人是一种非常矛盾的生物,你不能一直顺着她,偶尔要用强的。”
“强的?”
“用你有文化的表达就是,不要一直怀柔政策,要刚柔并济,女人有时候就是吃硬不吃软,懂了吗?”
明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“谢谢你为医学研究提供的意见,我先回去了。”
“……”真是刺果果的“打完斋不要和尚”。
明竟站起身来往外走,却被纪远喊住了,“你真的不考虑当我的伴郎?”
“我不想抢了你的风头。”
“……你这么毒舌,难怪女人生气暴躁翻脸不认人了。”纪远边说边点开手机,把一张照片递到明竟面前,“池安安找的伴娘质量很高,你确定不来?”
明竟的目光随意一扫,人就顿住了。
纪远一看就来劲,“是不是很不错?来不来?”
明竟瞥了纪远一眼,“你觉得你自己老婆不错就行了,其他女人关你什么事。”
“……”
“把时间地点发给我,我提前调班。”话毕,明竟拉开大门就往外走。
周六,别人的休息日,秋意今天有场大直播,六点半就去上班做直播前的准备工作。
当推开大门的时候,对面的大门也推开了。
这是继上次中药后的第一次见面,也是得知他对富婆欲罢不能后的第一次见面。
两人对视了一眼,谁都没有说话。
秋意本来打算,如果他跟自己打招呼,她敷衍应一声。现在敌不动,那她更加不动。
她把架在头顶上的墨镜往下一拉,酷的像是雄赳赳的公鸡,踩着高跟鞋,咯咯咯地朝电梯厅走。
一路坐电梯到停车场取车,明竟都跟她间隔一米左右的距离,两人沉默得好像陌生人。
他们上了各自的GLS。
秋意刚系好安全带,温馨的电话来了,她接了起来,等挂断电话的时候,明竟的车已经驶离停车位。
明明想他把自己当做陌生人,可他真的连句“早上好”都不跟她说的时候,她又觉得失落委屈郁闷。
她冷哼了一句,启动车子,踩下油门出去。
明竟的车开得不快,秋意把车子开出地下停车场后,就看到他的车在自己前面五十米之内。
等离开小区后,他们又同路了好一段路。
秋意越瞧他的车尾巴越不爽,在临近交通灯的时候,她刻意放慢速度。
明竟的车顺利通过交通灯,秋意的车慢吞吞地走着,然后在绿灯转成红灯的那一刹那,停在了停止线之前。
总算把他“甩”掉,秋意舒了一口气,唇角还没***来,突然“嘭”的一声。
她抬头一看,只见一辆自行车倒在了明竟的车旁。

小编点评

以上就是小说祝你单身一辈子 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介绍,小说作者构思清晰,故事大纲栩栩如生。喜欢的朋友们欢迎关注本站下载阅读哦!

相关小说

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下载广告
江西快3 娱网棋牌 博远棋牌| 博雅棋牌| 棋牌游戏大全| 传奇私服| 冠通棋牌| 浙江11选5| 浙江11选5| 传奇私服| 冠通棋牌| 浙江11选5| 娱网棋牌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