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雅棋牌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说首页 > 古言现言 > 此生执念皆是你(行云影陆长洲)全本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全本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
此生执念皆是你(行云影陆长洲)全本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

此生执念皆是你(行云影陆长洲)全本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

抖音热推言情小说《此生执念皆是你》完整版阅读,主角是行云影陆长洲,行云影陆长洲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:他本来对自己因私废公有那么一丁点儿约等于无的愧疚,但是面对两个迟到的下属。

3

举报
下载阅读

抖音热推言情小说《此生执念皆是你》完整版阅读,主角是行云影陆长洲,行云影陆长洲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:他本来对自己因私废公有那么一丁点儿约等于无的愧疚,但是面对两个迟到的下属,他突然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兢兢业业的劳模儿。

小说简介

他本来对自己因私废公有那么一丁点儿约等于无的愧疚,但是面对两个迟到的下属,他突然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兢兢业业的劳模儿。
于是陆长洲警官暂时忽略了不靠谱的手下,英姿焕发地挂了电话,往现场的方向又走了一段距离。

行云影陆长洲小说免费阅读

陆长洲去相亲是迫于无奈,由于大龄未婚,还摊上了一位热爱延续人类生命的妈,他不在这一点上妥协,就迟早要在“儿子”这一岗位上光荣殉职。
陆母原本给他安排的相亲是全天候的。这是个从早到晚的流水席,十分丧心病狂地占满了陆长洲拿接连三个月的加班儿换来的休息日。
可惜,犯罪分子才不管警-察多久没歇过班儿,他不按套路的出现,完全地粉碎了陆母精打细算的计划,相亲流水席在命案的干扰下,被迫泡汤了。
但鉴于陆长洲接到加班电话时,已经在去和第一个姑娘见面的路上了,临时放人鸽子也太不像话,再加上案发现场地址和相亲地点又如此“顺路”,陆长洲才硬着头皮来到相亲地,准备和姑娘打个招呼就走。
没想到姑娘也是来应付差事的,但她说的事情,又恰好和命案衍生的谣言和传说沾上了边儿,陆长洲被迫多听了五毛钱的鬼故事才顺利告别。
他本来对自己因私废公有那么一丁点儿约等于无的愧疚,但是面对两个迟到的下属,他突然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兢兢业业的劳模儿。
于是陆长洲警官暂时忽略了不靠谱的手下,英姿焕发地挂了电话,往现场的方向又走了一段距离。
他先是看见了数量庞大的围观人群,随后在围观人群的前方,看见了那种通常代表“此地仍在施工中”的惹人嫌的蓝色钢板,钢板附近停了有五、六辆警车,昭告天下地显示“此处出大事儿了”。
现场显然已经封锁了,分局的人用路灯做标杆儿,用警戒线拉出了一大片空白区,围观的人隔得远,看不见现场的真实情况,只知道里面绝对是大场面,一众人等本着“有热闹不看王-八-蛋的”闲人心态,看热闹看得沸反盈天,几个小警察正在疏散人群并维持秩序。
陆长洲被“叽叽喳喳”的声音吵得头疼,正准备徒手穿过人墙,一回头,这才发现穆成雪也到了。
女警穆成雪同志的车技堪忧,在没什么车的单行河沿路上,也愣是开出了“我是马路杀手”的致命气质,直直瞄准着陆长洲就过来了,若不是警车的外形明显,围观人群几乎要怀疑这位杀手要给陆长洲来个血溅当场。
但出于对二把刀司机的本能恐惧,广大群众还是惜命地纷纷避让了。
好在临到近前,穆成雪的刹车也踩得够狠,车轮摩擦地面发出“吱——”的一声,成功停在了陆长洲眼前。
她不负“马上就到”的承诺,利落的从车里钻出来。
当着众多外人,这位女警没好意思演绎她方才在电话儿里的没溜儿,只是一本正经地向陆长洲打招呼,脸色紧绷:“老大!”
托穆成雪的福,人群被她原地吓出了一个豁口,陆长洲省事儿了,向她点了个头,就带着她从这个豁口长驱直入,在围观人员闲七杂八的议论声中穿过了警戒线。
平城河的河堤分上下两层,上层走车,沿河处修了护栏,挨着护栏也有一块儿高出路面的人行道。下层原本就是淤泥河岸,政府大力改造后,在河岸上种了花花草草,把下层变成了一个步行长堤,夏天晚上的时候,附近居民常在河边遛弯乘凉。
不过案发地属于步行长堤的改造工程尚未完工的部分——去年冬天温度不符合施工标准,工程修到这儿正好停了,准备开春儿再修,而案发地正好是下一期工程的开头儿段。
这附近河堤上下的台阶护栏都还没来得及更换,用得还是八十年代平城沿岸的设施,那套设施很有年代感但着实荒凉破旧,跟两公里外的风景判若两世人间。
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此处明明也是平城河畔,但这一片儿天黑后就没什么人了,简直像是给罪犯创造了得天独厚的犯罪条件。
陆长洲带着穆成雪,沿着略显简陋的台阶三两步下到了河堤边。
法医和痕检、技侦等大部分人员正围着一块儿地方忙忙碌碌地勘察现场。
分局的一个脸熟的警察看到陆长洲,转身奔了过来,打了个招呼:“陆队。”
陆长洲应了一声“你好”,随后一扬下巴,点了点尸体的方向,“什么情况?”
“这个地点相对偏僻,是河道转弯口,上面是浮桥,下面是供游人走路的长堤,正好到这个位置没有了,所以桥和堤岸形成了一个视觉死角儿,如果不走到近前,只在上面,不仔细看很难发现死者……因此,直到河道管委会的王主任带人来巡查河道,为新工程做准备,这才发现了尸体。浮桥下有一片浅滩,被发现的时候,尸体就正面朝下,趴在那片浅滩上。”警察指了一下儿长堤和浮桥桥根的相连处,随后道,“王主任已经跟咱们的人做笔录去了。”
陆长洲点点头,又顺着同僚的指示,隔着现场勘查人员的身影瞧了一眼,果然看到了已经被挪到一边尸体,于是他一边听警察说明,一边在不妨碍勘察人员取证的情况下走过去,蹲下瞧了瞧死者。
“来的匆忙没看到资料,给我介绍一下情况。”
“是!”警察一应声,“死者是个女性,年龄五十到六十之间,身高在一米六左右,体型偏瘦,尸体颈部有一道非常明显的淤痕,但是死者并非因机械性窒息死亡,只能说明死者生前曾遭遇过扼喉窒息,另外,她的头部和躯干都有明显的挫伤、摔伤,以右腿的最严重,造成了右小腿的粉碎性骨折,现场还检测到了死者的血迹,有滚动的痕迹。”
警察说到这儿,回身一指浮桥和行车道河堤处的蓝色钢板,顺着他的指向可以明显看出,那地方有一处相对窄小的豁口,可容一个身材偏瘦的人通过。
警察一边说,一边靠手指比划模拟轨迹:“陆队您***——我们推测,死者是从豁口处跌落下来,然后顺着斜坡一路滚动到平地,再由平地滚动到浅滩出,最终死亡的。”
穆成雪跟在陆长洲身边,闻言抬头看了看人行堤岸和上面七八米的落差高,又看看死者那明显瘦小的体格儿,带入了一下,想想都觉得疼,忍不住插嘴道:“她摔这一下,确实够呛。”
“死者不是摔死的。”警察却否认了穆成雪的猜想,摇了摇头,“尸体的死因是……”
陆长洲自然而然接过了话头:“是溺亡——俗称淹死的。”
这个结论让穆成雪一愣。
陆长洲带着手套的手微微抬起死者的脸,眼睛眯起来,这个表情让他整个人显得危险、英俊而严肃。
“死者睑结膜瘀点性出血,口腔和鼻腔前有淡红色的细小泡沫痕迹,尸斑呈淡红色,皮肤皱缩,上臂处有鸡皮样变,手指呈蜷缩状,甲沟有泥沙……这都是看得到的,虽然具体情况还要等法医的详细尸检报告,但是这些表面情况已经足够说明,死者是溺亡的。尸体被水泡过,具体死亡时间我看不出来了,根据尸斑和现在的温度情况,我猜大约在昨天凌晨2-4点。”
陆长洲,平城市公安局刑警总队队长,参与过公安系统内援边计划的战斗英雄,穿上这身警服以来十余年,和无数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做过斗争,立过无数二等功三等功,更参与破获了不少大案要案,其出众的能力早就闻名于公安系统内。
人的名,树的影,关于陆长洲的光荣事迹早就灌了作介绍的警察一耳朵,但此时,陆长洲简单看了一下尸体,就十项全能地连法医的活儿都包揽了,这业务能力,还是让人情不自禁地升起几分肃然起敬的意思。
“您说的没错。”警察忙应声道,“摔伤、扼喉都不是死者的死因,溺亡才是。”
穆成雪不由得瞪大了眼睛。
陆长洲站起来,抬头看了看尸体和河堤上层路面的落高差,摇了摇头,“啧”了一声。
“明白了,据我初步推断,死亡过程是这样的——死者生前和凶手发生过争执,被凶手扼喉窒息,造成意识短暂晕眩,可能就因为这个晕眩,也可能是凶手故意,她从那个豁口处掉下来,滚进了河里,跌落伤造成了她意识缺失昏迷,期间可能短暂清醒过,但重伤之下已经无力呼救挣扎,在河水里反复溺水,最终淹死,然后尸体被河水冲到了浅滩上。”陆长洲退后几步,端详了一下儿死者,随后摇了摇头,最后给凶手下了个论断,“这孙子够狠。”
分局警察和穆成雪都是一愣,到底是穆成雪反应快了几分,顿时明白过来。
“老大,您是说……在这个死亡的过程中,从死者掉下来,到死者在河中反复溺水的过程,这个凶手都一直在上面看着。”她一边说一边皱了眉,“这人没呼救,甚至等死者彻底彻底没有生命迹象了才离开?”
陆长洲没出声,但表情算是默认了。
“有没有能够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?”
警察摇了摇头:“暂时还没有发现。”
陆长洲抬头看了看上面的护栏:“上面的区域勘察过没有?”
“勘察过了。”警察方才没跟上陆队的思维,这会儿回过神来,面对这个问题,仍然有点儿沮丧,“但是上面有明显被清理过的痕迹,对方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。”
陆长洲冷哼了一声,眉峰一挑,有几分狠意还有点儿不恭的邪气。
他显然对“反侦察意识”几个字不太认同,一脸“丫一小贼跟爸爸谈什么反侦察”的高级蔑视,但说出来的话总算还能听:“得了,那就让咱们同志辛苦一下,调一下儿周围的监控,我就不信了,这年头连犯罪分子都浮夸,动不动还想整个高智商犯罪……另外……哟,老钱你在呢。”
分局刑侦支队长钱友亮在边上站了半天,光听没出声儿,此时被陆长洲点了名,才两步走过来。
他先安排了介绍案情的警察去干活儿,完事转过身,朝陆长洲一摊手:“走访排查都安排下去了,关于死者身份,上边儿看热闹的倒是都问过了——没认识的。我们下一步,准备去查查失踪人口的报警记录。”
“监控,重点是监控。”陆长洲补充道,抻着脖子朝上看了一眼,“刚过来的时候我瞥了一眼,这马路对面好像有个什么花里胡哨的店,后面的高层距离太远,能拍到清晰影像的可能不大,但是这个店的监控完全有可能拍到了死者和凶手的情况。”
“碰运气吧,我看悬。马路对面儿原来是个音乐酒吧,外面的招牌为了响应和店里用得不是同一套电路,晚上照亮不误,但这酒吧估计已经倒闭了,有监控可能也断电了,已经派人去联系店主了。”钱友亮一边说,一边抬眼看看陆长洲,“反正听你这意思,***肯定能排除了呗?”
穆成雪听见这句,眼皮一跳,还没来得及给钱队长使个眼神儿,果然就听陆长洲已经开始了。
“什么叫听我这意思?老钱你最近没少听相声是吧,业务能力已经朝着相声段子靠拢了?死者大卸八块血肉横飞,您福尔摩斯·钱过来看人家半天,最后告诉旁人您觉得是***?”
这段吐槽如万箭穿心,穆成雪不忍直视地别过了脸,只求钱队能自求多福。
而陆长洲的表情像是要揪着钱友亮去给死者三鞠躬,他伸手将死者的衣领扯大了一点儿:“看看死者脖子上的伤,你说她是***人家听了能瞑目吗?”
“行行行,我这不就是随口问一句征求你的意见嘛……还整文字狱了!”
钱友亮话一出口就后悔了,也知道自己这句话说得冒傻气,但是为了面子,只能死鸭子嘴硬绝不承认。
他在陆长洲“你是不是傻”的表情里侧过脸,对着尸体默哀了三秒钟,调整了一下儿工作状态,对着死者端详了半晌,叹了口气,带出了一点儿同情的意思。
“老陆你看,死者这个穿着打扮,一看就是农村进城人员——还是进城不久的那种,稍微在这边待得时间长一点的人,都不会这么穿。流动人口的身份认定,一时半会儿估计出不了准信儿。”
进城务工人员大多数和家里联系都不算很紧密,一年两年才回一次家的大有人在,一时没消息联络不上,无论是工作地点的人还是家里人,都不会马上报案,连陆长洲都不得不承认,只靠排查失踪人口来确认死者的身份确实有难度。
陆长洲点点头,环视了一下现场:“死者是个对城市情况还不熟悉的农村进城人员,这附近又比较偏僻,她为什么大半夜要跑到这边来?她这个年纪的人行事风格多半是小心谨慎那一类型的,除非必要,不应该深夜漫无目的的瞎逛,肯定是有什么人或者是什么东西,吸引她到这边来的。”
钱友亮附和着点头:“没错,吸引她来的,很有可能是凶手。”
“时间也很关键——没有人会在这个时间跟着陌生人走,我怀疑凶手和死者认识。这样一来,查明被害人的身份就很关键了……”陆长洲几句话把问题绕回死胡同,眼看着这件事一时解决不了了,于是决定转变思路,“死者有什么随身物品?”
“暂时就发现了身上的几件衣服。”钱友亮说,“死者的上衣口袋儿上沾着一张照片,但是在水里泡久了,上面的人影已经糊得看不清了。”
钱友亮说着,又想了一下,排除了一些暂时分析不出个所以然的杂物,才找到个重点:“除此之外,和死者一起冲上河岸的还有个一次性纸杯,有多次使用的痕迹。”
陆长洲闻言抬头:“一次性纸杯?什么样的?”
“就是最普通的那种,平时公司啊单位啊来了临时说句话的客人,礼节性倒一杯水时用的那种,上面还有一个高端住宅物业的logo,漂河里就是白色垃圾。”钱友亮道,“死者只有裤子上有个口袋,钱包身份证现金手机一律没有,看穿着打扮,她的经济水平应该不足以让她有机会进到那个高端住宅里面,但是,纸杯上面有一个比较明显的手指印,疑似是死者的,但还需要进一步比对。希望这个指纹属于死者,那这个杯子就能算一条线索了。”
“这公馆在什么地方?”
“距离这儿不太远,知道那个连锁咖啡厅吗?就是咖啡厅后面那栋楼。”
陆长洲嘴角抽了抽:“……哦。”
——他早晨刚在这风水宝地相过亲。
钱友亮没沉迷工作,没看穿陆长洲一时的心虚,唯恐这位大爷再骂自己水货,赶紧道:“我们已经派人去咖啡店走访了,问问店员有没有见过和死者外形类似的人,不过这个杯子是死者捡到的可能性居多,我觉得不要抱太大希望……”
钱友亮话音没落,那和陆长洲同款手机的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,带着一种欢欣鼓舞的振奋。
钱友亮把电话接起来“喂”了一声,这丧心病狂的手机就已经漏音漏得人尽皆知了——
“钱队!我们找到了一次性纸杯上那栋大楼的物业,了解到一个重要情况!!!”
一早晨都在“说错话”和“说嘴打嘴”之间反复徘徊的钱队长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:“……”

行云影陆长洲小说全文阅读

钱队长复杂的心情根本没有人去探索,因为前去走访的警察很快回来了。
走访的民警显然没想到此事如此轻易就有进展,***这行以来就常年被打击的小年轻,此时兴奋得有点儿超出预期。
“我们去那个物业走访的时候,有几个保安认出了死者——就在最近,死者坚称她失踪的女儿在他们大楼隔壁的咖啡店打工,所以几次三番到周围来找人,周围几栋楼的人都多少见过她。听说隔壁咖啡店为此还替她排查过员工信息,确认本店没有是死者女儿的工作人员,曾建议死者报警或者去其他地方找找,但是死者不肯,仍然时不时出现在这一带,逢人就问,她这个样子之前吓到过楼里好几个业主,业主直接找了保安投诉,保安觉得她可怜,也对她印象挺深,所以一下子就认出来了。”
“而且,其中有一个保安就在昨天下午还见过,她昨天傍晚的时候,大概六点钟左右,有一男一女曾和死者发生过短暂的冲突。女的是他们大楼里的业主,死者为了找人,在女的出门时拉住了她问了几句话,男的似乎是来接女朋友的,以为女朋友被人***扰,所以上前推搡了死者。不过那女的人还不错,为了息事宁人,还把自己手里的一杯温水给了死者——那杯温水是大楼管家给她倒得,用的是物业的一次性纸杯,所以带logo,她倒是没想和死者发生冲突,还把男朋友走了。但是那男的走的时候气焰非常嚣张且不情愿,有点要寻仇的意思。”
“我们虽然没有直接取得死者的身份信息,但是我们紧接着去了保安所说的隔壁咖啡店,获得了有关死者女儿的一条很重要的线索——死者身上那张泡烂的照片确实属于死者的女儿,当时店长好心想帮死者找人,曾经把照片翻拍过一个电子版,在他们员工的微信群里传,我们得到了那个女孩照片的电子版,也知道女孩儿的名字叫‘张小燕’,根据这个线索我们可以追溯死者的身份,同时也有很大的可能,可以联系到死者家属。”
这个消息确实有点振奋人心,穆成雪瞪大了眼睛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啊!”
穆成雪没想到这件事峰回路转,笑了一下:“得了,死者那个一次性纸杯的出处找到了,死者的身份也有门路了,以及话说回来晚上六点死者与这对男女发生过争执,凌晨的时候死者就被人杀了……不论如何,找到这对男女问问再说,大楼的监控呢?调了么?”
“调了,但只作为后备手段,其实不用这么麻烦。首先,大楼的管家认识那个女的,知道她是楼里的住户,已经提供了她的信息。”走访的小警察道,“除此之外,打人男性开的车特别扎眼,是辆豪车,保安自己是个车迷,因此记住了他车牌号的大部分,是‘平S**666’,中间那两位他记得不太清楚,但他肯定不是YH,就是HY。”
这个进展简直是突破性的,案件进度仿佛一下子跨越了五千年历史长河般的突飞猛进,看起来马上就能抓人结案了,这个进展,让臊眉耷眼地在旁边沉默了许久的钱友亮,都感觉到了些许振奋。
陆长洲“啪啪”拍了两下钱友亮的肩膀,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功成身退了:“行吧,让咱们的人照着这条线索继续往下挖,该给相关人员做笔录做笔录,涉案人员一旦确认身份,立刻传唤,这个案情如果没什么复杂的,你们分局自我消化处理吧——老钱,尸体交给你们分局了,一条人命,起码对人家有个交代。”
“你放心!我肯定……”钱友亮热泪盈眶,莫名被他拍出了一种想要“谢主隆恩”之感,待了两秒才感觉出不对,哭笑不得的去扯已经准备拍***走人的陆长洲,“哎,老陆,你这就不管了?”
“管。”陆长洲大步流星地往前走,“那不还有网上‘鬼故事’的事儿吗?”
钱队一脸哀怨:“……你可真分得清工作重点。”
陆长洲装模作样,眼神都没给苦逼兮兮接了任务的钱友亮一个,他晃悠着往前走,已经规划好了撂挑子逃跑的路线,甚至已经想好了回市局的路上在哪个摊位买一套“大饼卷一切”——刚才那个小破三明治偷工减料,伟大的陆长洲队长表示,他没吃饱。
然而分局的法医们一不小心拦了他一路。
法医们当然不能未卜先知地发现陆队长的企图,只不过这时候,几个手脚麻利的法医正好给尸体收拾利索,准备把尸体装袋抬回分局。
陆长洲不经意地瞅了尸体一眼,突然眼神一沉:“等等!”
几个年轻人见叫停的是市局的刑侦队长,不敢怠慢,忙停了手下的动作,把尸体就地放下了。
穆成雪跟上来,正好看见陆长洲又带上了手套,不由惊奇。
但这位求生欲旺盛的姑娘还是压低了声音:“老大,不是说不管了吗?再不走钱队就追上来啦!”
陆长洲表情严肃,没吭声,顺着死者那刚才已经被他扯开的领子左看一眼,右看一眼,又反复在死者左右***的位置,分别按了按。
他一本正经地绷着脸,下手的动作和地方却和他那张一本正经的脸不怎么相称,两个年轻法医一言难尽地看着对死者袭胸袭得“兴致勃勃”的陆队,发现他时不时地还要把衣服掀起来往里看。
法医的表情几乎要怀疑这位警官有什么特殊癖好了——如果不是死者年纪已经够当陆队的妈,且尸体被水泡得有几分走形,陆长洲再这么按下去,法医已经要叫流氓了。
在法医这样的眼神里,穆成雪尴尬得只想用帽子遮脸,她用眼神几番暗示陆长洲,却发现这位爷根本不接茬儿,于是她只好再次压低了声音:“老大,不带您这么玩儿的……哎?老大你给我手套干什么?”
“死者身上有东西,我刚才看到一个东西在死者右前胸位置滚动了一下儿。”
穆成雪茫然看了他一眼:“是不是河里带上来的石子?”
“不知道。”陆长洲一边说,对着穆成雪一扬下巴,“别愣着,你上手。”
穆成雪立刻戴上手套儿,上手在陆长洲左右摸索的地方来回按了几下儿,直到摸索到了死者腋下的位置时,还真的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,感觉上是指甲盖儿大的一个小疙瘩,摸起来形状比较规律,不像石头。
“是有!摸着了。”穆成雪试着往外拿了一下儿,没拿出来,“老大帮忙!”
死者的衣服内侧有个补丁,缝得挺长挺宽,和原本衣物的贴合度不错,一开始所有人都没注意,可是这种缝法,让原本是单层的衣服形成了一个夹层,里面如果进了东西,尤其是个不大的东西话,从外面看不出来,也并不好往外掏——就像有里衬的裤子口袋破了,而口袋里的小硬币又恰好顺着破洞,掉进了裤子里衬的夹层时一样。
死者衣服的夹层里有东西,所有人一开始都没注意,而直到刚才两个法医搬动尸体走过陆长洲眼前的时候,陆长洲眼尖,发现有什么东西在死者胸前的衣服里滚动,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。
穆成雪顺着死者衣服夹层一点一点顺,从左端的角落一直顺到右端,终于在不破坏衣服的情况下,找到一个手指头尖大的出口处,顺利将这东西用手指拱出来,用镊子夹进了陆长洲准备好的证物袋。
而她和这东西一打照面,就忍不住“咦——”了一声。
“这是什么?”穆成雪把她顺出来的那颗小东西托在手心里,递给陆长洲的时候,手却不由有点抖,“老大,我可能有点眼花,我看这东西像颗钻石——好几克拉被叫做‘鸽子蛋’的那种……”
陆长洲捻过证物袋,举起来眯着眼看了一阵,不由得吹了一声口哨儿:“火彩呈连续跳跃,水滴在上面不会立刻散开——不是像,这确实是钻石。”
这句话一出,现场静默了一秒,立刻轰动了。
钱友亮正巧赶来,见陆长洲从死者身上三摸两摸找出颗钻石,不由有点蒙,一时只顾得上和那颗钻石大眼瞪小眼。
而穆成雪听到陆长洲这句话,险些把本来就大的眼从眼眶里瞪出来。
“妈呀,老大你牛!这玩意儿在衣服底下滚动,都能被你看出来?你眼睛是X光射线吗?”
陆长洲意义不明地“哼”了一声,转手直接把装了钻石的证物袋递给了蹲过来的钱友亮。
钱友亮却像接了个烫手的山芋,在陆长洲退开的同时,被迫接受了其他人“众星捧月”般的目光。
穆成雪的眼神儿完全跟着钻石转,眼睁睁地从陆长洲盯到了钱友亮,人间的其他东西已经完全不能吸引她的目光了。
“这个净度,这个形状,这个切割……行,这些都不提,光说这个大小,不好意思,我真没见过。”
穆成雪到底是个女孩儿,对珠宝首饰的价格更加***,说起这个完全停不下来:“我哥结婚的时候,咬咬牙给我***买了个2克拉的裸钻,我拿来看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很大了,不好意思我错了,跟这个比,我哥简直只是买了个渣儿……钻石的价格是翻倍往上涨的,越大越值钱,这个大小的钻石,现在市价多少?几十万,上百万?”
她说到这里,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衣着朴素的死者,面露难以置信:“死者从哪得来这么一笔‘横财’的?……捡的?”
“有可能。”陆长洲双手抱臂站在一边,居高临下地道,“但藏在这么隐蔽又费劲的地方,她显然知道这东西的价值。”
钱友亮捧着钻石,回身看死者的眼神儿顿时也有点儿复杂:“这别是偷得吧?这大姐不简单啊?”
陆长洲对这个峰回路转的推断不置可否。
而他还没来的及提出新的办案思路,就听上面一阵跑车引擎的轰鸣声由远及近,河堤上面像是炸了锅。
陆长洲听见这浮夸的动静,也下意识地抬头向上看去,心说这是哪个作死的小***跑到这里丢人现眼,在这儿撒野八成是想吃交警队的罚单。
奈何因为角度问题,只闻其声,不见其形。
不过就是一转眼的功夫,那扰民的噪音一波三折,“呜——”地一声到了近前,随着一声让人耳鸣的急刹车,引擎的轰鸣声才算是彻底偃旗息鼓了。
陆长洲这才窥见来车的冰山一角——这***包的跑车弄了个向上开的剪刀门儿,那翅膀似的车门一开,高出遮挡用的蓝色钢板一大块儿,恰好出现在陆长洲的视线里。
陆长洲只看了一眼就乐了——这车重新喷过漆,可惜喷了个品味堪忧的土豪金,配上这剪刀门的造型,活像个准备振翅高飞的金色绿豆蝇,坎普得有点辣眼睛。
这么惹眼的车堂而皇之的停在警察办案的地方,车主还准备下车看热闹……梁静茹贡献的勇气可能把这货吹爆了。
陆队看热闹不嫌事儿大,举着耳朵听了一会儿,只听到了围观人群的议论声,愣是没听到警察维持秩序的声音,他疑惑了两秒,反身朝能上河堤的台阶处走了两步,准备上去看看情况。
他还没靠近台阶,台阶上倒是先下来一个人——来人同样没穿制服,顶着一脑袋略显狂野的半长头发,正面带焦急地往下走,迎面碰见分局几个认识的同志,一路走一路跟人打招呼。
“冷副。”
“冷副队!”
“阳哥!”
“好好好……哎,你好。”
来人脸上露出一点儿因姗姗来迟产生的愧疚和不好意思:“各位辛苦了。”
他一抬头,正好看见盯着他瞧的陆长洲,露出了一言难尽的哭笑不得,脚下倒是加快了速度走到他身边儿。
“来晚了,抱歉有点事……案子怎么样了。”
陆长洲却答非所问,眼神一递:“二阳,你坐这车来的?”
冷暖阳不用看就知道他问的是什么,脸上一片尴尬:“回来再跟你解释。”
陆长洲缺德地挑了挑眉,眼神儿不正经地带钩儿,但顾及影响,仍然压低了声音:“这是你那‘妹妹’?够有钱的!品味就……恩,还不错。”
他这“不错”语带双关,却一褒一贬两层意思,褒的是他的副队冷暖阳,贬的是那比绿豆蝇还***气的车。
冷暖阳说不过他,干脆不说,赶紧拉了他往现场走:“走走走,看现场看现场,咱忙着呢。”
陆长洲被冷暖阳扯着往前走,却不依不饶地一步三回头,企图发现点儿“把柄”好继续调侃冷暖阳两句。
可这一看之下,却不由愣住了。
简陋的河堤台阶之上,一个穿长裙的娉婷的身影转身而去。
那人脸都没露,却让陆长洲脑子里“嗡”的一声。
那种感觉,既像大梦初醒,又像久别重逢,让人眼前无端一片空白。
可等他回过神再看时,那身影已经消失了。
他不禁摇了摇头,觉得自己可能产生不该有的幻觉。

小说推荐

不知不觉今日美文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!感谢每位可爱的小伙伴。喜欢的书友赶紧收藏哦!

相关小说

相关文章

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下载广告
金博棋牌| 博远棋牌| 博远棋牌| 多多棋牌| 棋牌游戏平台| 博远棋牌| 冠通棋牌| 博雅棋牌| 冠通棋牌| 浙江11选5| 娱网棋牌|